周立群:天津经济发展需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
2016-12-11 原创 编辑李赢汇


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周立群教授就“京津冀协同发展新进展”作主题演讲

南开经济调查消息:12月10日,由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企业家培训共享论坛年会举办。年会上,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周立群教授就“京津冀协同发展新进展”作了主题演讲,深入解析北京、天津、河北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政策、文化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等。

周立群谈到,天津属于后发城市,但正处于高速成长期,经济特征呈现“三高”,即高投资、高增长、高集聚。从2008年滨海新区的开发开放开始,天津的固定资产投资每年增加一千亿,带动了企业、人口、生产要素的集中,天津的经济发展需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

周立群认为,“三高”让天津和周边城市相比有四大优势:可借助增量投资调整和优化自己的经济结构;工业拉动经济高增长,经济增长可鼓励金融创新、为服务业发展奠定基础;经济的高投资、高增长为吸引内外资提供了有利条件;高增长、高集聚为拉动就业、集聚人口提供了机会。

同时,周立群指出,目前天津经济发展也面临着若干瓶颈: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工业,但天津地区的水、原料、土地等资源格外短缺,导致资源、环境对工业的约束日益增大;高投资主要为政府主导型,因此投资的可持续性和投融资的风险较大;天津今年城乡居民收入增速从未超过GDP增速,二者也未同步,导致百姓对经济发展的满意度低;巨大的产业规模会否带来产能过剩或利润下滑的风险。

以下为周立群演讲实录,由云何数据速录并校对整理:

视频加载中

 

近三年来,国家出台了三项国家重大战略,分别是“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建设”和“京津冀协同发展”三大战略。“京津冀协同发展”作为目前推进的最快的战略之一,又发生在我们生活圈子里,我们先来看政治局的三次会议。

2014年2月26日准政治局会议,专题研讨京津冀的协同发展,会议由习近平主持并做重要讲话,张高丽、王沪宁等政治局委员参与会议。会议上,京津冀三省市的书记汇报发言,这三个省的书记中又有两个同时作为政治局委员,因此国际媒体报道称之为准政治局会议,为了显示其重要性,这次会议标志了京津冀的协同发展开始启动。仅过了一年,政治局审议通过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我国用一年时间将一个重大战略布局完成。规划纲要战略中,特别突出战略的核心是有序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

在今年,政治局又一次召开会议围绕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北京城市服务中心的布局做了研究。三次会议显示出问题的重要性,天津市委书记在两个多月前更替,新任市委书记到任的第一个月就带队去北京,专门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第二个月带队去河北,就津冀之间的合作进行部署。在天津讲到的五大战略也好、七大战略也好、三大战略也好,京津冀协同发展始终摆在首位,以上就是我说的第一个问题。

那我们再进一步看,分别围绕这个圈解析这几年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发生,我们对它做一诊断。

北京具有政治功能、文化功能和国际交往功能。就经济方面来说,它是一个科技创新的高地,它的未来目标要打造成世界科技创新高地,那我们分析下北京的整体产业结构。大家看,2015年北京的第二产业比重达到19%,到今年9月份这个比重进一步下降。它的主要产业都是第三产业,占到79.8%,到今年上半年已经超过80%。

随着北京首都功能的疏减,北京第二产业特别是制造业的比重会进一步降低,这是一个必然趋势,而它的服务业功能主要有三大板块组成,第一个板块就是金融,金融信息的发布、金融政策的制定,包括很多金融总部都在北京;第二大板块是科技,这里包括科技的研发也包括广义的教育等;第三大板块是商贸,因此在这边看能看出这三个板块是服务业中间的三个主要部分。

天津和北京的合作以及产业对接主要集中在这三个板块,我们再往下看,北京同时又是一个总部支部,它的总部分为五大类,从经济的总部来说就是世界五百强,它在四年前就已经超过了东京这个总部数量很多。从广义的总部来说它包括国家部委机关,科研院所、文化机构、大学的总部、商贸总部也在北京,还包括很多国际组织的总部也在北京。从这个意义上说,它这个体系结构中间总部是一个重要特征,这就又引出“天津如何对接和服务总部”这个命题。

那么我们接着往下看,北京的发展定位决定它的产业机构结构会往上移,精准的对准高精尖产业,这是我们分析的北京。我们再看北京的问题,北京的人口已经远远超过了原来的规划目标,现在到了2100多万,人口的密度以及机动车的保有量,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北京的人口密度很高,因为房价不断提升,而且人口密度中间又特别突出的是北京的中心城区,也就是城六区,城六区中的海淀区和朝阳区人口都在350万以上,并且都是常住人口,我们注意这个特点这是这次首都的非首都功能疏解的主要内容。

我们再看天津,天津就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情,我们就在这工作、学习我们还不了解天津吗?我们现在来看天津内在的东西。

天津这个城市和其它城市不一样,在中国是个很特殊的城市,它在中国属于一个后发城市,我们不要说比北京,深圳、苏州、杭州都比天津晚,可是今天天津正处于一个比较快速成长期,因此天津的经济规律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三高,高投资、高增长和高集聚。这是我的概括,光靠这个概括可不行,我们要看数字。我们先看它的高投资和高增长,从2008年滨海新区的开发开放开始,天津固定资产投资每年增加1千亿,我们不管它是民资、还是外资还是国有资本,大量资本往这投,带动了要素往这集中,正因为是高投资,大家看它的经济增长在全国,特别是东部沿海地区一直在前面,那就是高投资、高增长,这个结论不为过,它的现实就是这样。

与此带来的就是要素高集聚,那就是企业、产业、生产以及人口往这个地方集中,人口是从2001年-2015年天津常住人口每年增加接近50万,其中80%是外来人口,那还有自然生长,我们后来要和北京做比较,北京从去年开始人口的增幅下来了,去年增加36万,今年一直到2020年中央确定限定目标是人口增长每年25万,这包括它自己出生的,也包括外来的。而天津在今后五年中,我们预测年常住人口每年增长50万,正好是北京的两倍,我们注意这个特点,有事实依据在这里。

由于天津高增长、高投资、高集聚,它整体有四个优势,尤其是和周边城市相比。第一个优势就是靠借助增量的投资调整和优化自己的结构;第二个优势是高增长主要是靠工业拉动的,它要靠增长鼓励金融创新和为服务业的发展奠定基础;第三个是高投资高增长,这个地区相对较火,因此它就为吸引内资和外资提供的条件就多了,今年1-9月份天津吸引的外资到位的资金数量超过辽宁省也超过吉林省;最后一个是高集聚高增长,为拉动就业、集聚人口提供了一些机会,这是我们对天津的分析。

从天津自身的发展来看是高增长,大家看这是中国大陆副省级城市,我们把滨海新区把它塞到里面它排第十位,就这一个区的经济总量已经远远超过了沈阳、大连、无锡、宁波等城市,去年是因为不安全的事故发生了,发生了爆炸,如果没发生爆炸则会远远超过青岛和南京。

天津目前发展遇到四个瓶颈。

第一个问题是因为它的发展主要靠工业,因此它的资源环境的约束日益增大。水资源短缺,燃料短缺、土地短缺问题格外突出。由于快速生长,我们现在冬天的供热系统不烧煤了,新的供热系统在津南,但是它是烧气的,但是我们本地没有气,不能充足维持供热系统,部分的地方供热依然烧煤。水资源的短缺则不用说,其它资源中土地也越来越少了,很多好的项目到这落不了地,德国大众在南港签了4平方公里土地,签了之后又挪到了宁河,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今年8月份国务院对全国的土地规划进行调整,土地规划是以前就定的,在调整中北京缩小耕地、基本农田、建设用地,这么大片的土地都缩减改成生态用地,这是北京。但天津不是这样,天津是耕地缩小,都是城市不需要种这么多粮食,基本农地也缩小,但是建设用地略增,为什么要略增?我们面临的问题以及就北京的布局做了一个制造研发基地,作为工业占地。等正式文件提出来,北京地会更紧张,处于功能的疏减地就腾出来了。

第二个问题是因为天津高投资主要是政府主导出来的,它靠很多大项目,很多中央的企业也包括政府的担保,因此投融资的风险就加大了,我们现在的城投债在全国前列。

第三个问题是天津目前在国内可比较的城市中是末位的,GDP增长原来在10%以上,现在是9.1%,可是城乡居民收入增长一直在8.6%至8.7%这条线上,从未超过这条线,城乡居民收入和GDP增长没有同步,而这一点其它城市都已经做到了,像北京的经济增幅才百分之六点几,城乡居民收入7%以上,正因为这个原因天津的老百姓不满意,经济GDP这么增长,我的收入没增长,这也是要破解的难题。

这么的大的规模是否带来产能过剩和利润下滑的风险,这是天津的发展的第四个问题。而这四大问题就提出是一个根本性的命题,天津可能由原来的三高,高增长、高集聚、高投资靠要素投资拉动增长、创新驱动转化,不转化永远破解不了四大问题,以上是我们解析的天津是一个侧面。

我们再看河北,河北环抱北京和天津,它是这个区域生态环境的支撑区,也是天津和北京的水源地和生态环境的支撑区。

河北省自身发展有四大问题。第一大问题是京津冀三地发展不平衡,北京和天津算两大高地,河北一片荒地落差较大,这个和长三角、珠三角的城市群比较起来是很突出的差异;第二个问题是长期以来北京和天津对河北的吸纳风气大于对它的扩散,钱吸走了,人才吸走了,机构吸走了;第三个问题是河北区整个生态环境的支撑区,要支撑这个环境,河北的小水泥厂、小玻璃厂、小化工厂就得关闭,转型升级压力十分之大,这是河北面临的问题。

我们国家的贫困县主要都集中在中部和西部地区,东部没有,只留下了一个据点就是河北,而且数量很多,你看在江苏、浙江、广东这些省哪儿有贫困县?中央文件中表述的河北贫困县,大家一看也就一目了然,承载力超限、过度紧张、严重超载、河段干枯,污染严重、流失严重、不堪重负都是用这种表述了,中国文字上的表述都已经到了极限了。

因此无论是人和自然的关系还是生态环境这些关系都成为一个最迫切、最严重的区域。这次京津冀协同发展一定要破解这个难题。以上是我们对京津冀各自做了一个剖析,还是个简洁的尽管不是全面的,那现在我们进入另一个问题,这次规划对京津冀怎么定位的?将来发展趋向如何?这个蓝图也基本精细了,大家随着我看。

我们主要从经济角度说,北京主要还是科技创新主题,天津是先进制造研发的基地,主要集中在工业,到了河北主要是商贸物流基地,尽管它的定位也有很多内容但仅就天津来说,先进制造研发这里国际航运也好国际创新也好都是围绕制造业发展,三地的定位就开始清晰了,未来我们的发展和定位分不开,就因为这个定位京津冀的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就构建了一个京津冀的空间布局结构。

将来我们可以上网查也可以看很多正式的文件,我用图给大家表示就一目了然,大家看在这个区域中部分省、市有个核,指的是从北京到天津的一片平原区,这个平原区既北京到天津还包括廊坊和保定,它不是按行政区划,这是一个核心,它用双城就是北京和天津两个城。它有三条发展轴,一条发展轴是从北京经过天津的北部到唐山—秦皇岛,我们通常称之为是北线的发展;另一条是中线,从北京也经过人家河北的廊坊一直到天津的滨海新区,还有一条我们称为南线,从北京到保定到石家庄一线它是按照三个轴发展,这是规划全定位、未来发展,产业也在聚集,遵循着这个发展轴铁路布局就确定了,既然是这三轴发展到2020年的铁路布局就按这个布局,大家看沿着上一个轴就是北京到唐山铁路开工了,中线的发展轴,这就是北京到天津的,特别是天津到滨海新区这条路启动了。往南线走的进一步拓宽和打通北京到保定到石家庄这条路,这都是第一轮开始投资进入铁路,围绕着一个核心区和双城北京市内就两条铁路也开始启动,大家看这是从老机场到新机场,完全是按照三个轴布局,铁道按中央规划去部署,这是交通布局。

按照三个轴发展基础设施先行就围绕这个走,高速公路也是这么走的,然后还有四个区,四个区的划分是北部包括张家口、承德、秦皇岛一片,注意这是个笼统的,也包括北京北部的山区、天津的蓟县都在这,这个区是个绿色的生态涵养区。目前情况看在这个区域的小水泥厂、小化工厂、小玻璃厂统统关闭,以后也不能发展和投资了。

另一个发展区是沿海的发展区,从唐山的港口,一直到天津的滨海新区一直到沧州的沿海区域,这条区域成为了渤海发展区,因为这一区是临海都有港口,冶金、化工、中性装备等制造业,还有第三个区是南部拓展区主要是带动河北的发展往南走,这个目前进来的不是特别快,还有一个中部的核心区也就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我们前面讲的中原地带,现在实现非首都功能梳解的,这个布局已经清晰了。

目前天津市、河北省、北京市也好所有的规划跟着这个规划重新调,这是第一个特点,第二是个跨区规划,这个规划可不是天津也不是北京的,它大致在这个片区里是一个规划。北京的通州在北京的东部,通州规划的时候就带着河北三个县,一个规划图上。它要打破三地的界限,以上是这个空间布局和定位发生了变化。

再一个问题非首都功能的怎么疏解?目前非首都功能疏解这是个强制性的,它包括一般性的制造业还包括物流基地、专业市场也包括教育培训机构,一直包括行政服务中心,它有时间表,其中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大部分疏解到河北区域周边,天津也有些。

第三个部分是天津和河北之间的竞争,比如说教育和医疗机构,有很多到天津、河北,那么还有一个是涉及到企业的总部和行政的机构北京也要往外疏解,它不是从中心城区移到通州吗?那天津又和这个对接,天津在滨海新区的于家堡、响螺湾将来能吸引总部吗?或者总部的分支机构吗?去年北京疏解功能的举措都已经推出了,举措有三种类型,第一个叫不登记,到北京在注册一个机构根本就不给你登记,进不来,相应的户口也是如此。第二是用咱们的话说是一定要把你挤出去,挤出去有两种手段,一种手段是行政手段,政府都如此整个政府迁走我逼着你也迁走,还有一个是经济手段,在这个区块中我的电价、水价、房租、税费一块长,我让你不堪重负,这个进程很快,因为它的核心区在这,现在的北京最大的难处是业走人不走。这个工厂也签了,这个机构也灭掉了,然后这个专业市场清理了,人没走完,它的难处在这,这是北京要破解的问题了。

根据这个规划它要求在2020年人口控制在2300万,2014年的时候2150万一共有150万的指标,它在五年里分解就一年25万的人,而且这是死任务,正因为这个我们在这有很多的大学的,北京大学招生指标严格限制,清华大学是名牌吧、北京大学名牌吧,它就招了4500学生,今年的生源很好,我们又回来了很多名师,我的教育资源也重组从4000增到4100个,没有指标,不给。你可以调结构,你可以不招本科了,你可以招博士,但是人头不能多变,因为你在核心区海淀区,你要扩招也可以,你建个分校你上廊坊、天津建分校,你往外市调我也批。

与此同时,北京中心城区人口下降15%,因此中心城市专门有去管这个的,一定要把人口压住,这就是北京在中心城区里一般大学和研究机构限期搬离的重要原因。医科大学就上万人无论如何得走,走不一定要到北京、天津它可以到北京郊区。在疏解过程北京版图上,最南面已经开建了北京新机场,这个新机场建成以后它的科研存储量超过亚特兰大,那就算世界的巨无霸了,现在的机场可不是光客运相应的是物流,临空就一定会有一个产业区,它会占地部分就占到了河北。为此,北京留下的工业会往南迁移,它就带着河北了,而它的行政副中心往东面,而往东面是和天津贴的近,这是北京在疏解的过程中发生的变化。

那北京功能的疏解会对天津带来什么影响呢?眼下已经发生的,北京工业也包括新机场是从中心城区往南移在大兴一线紧靠着涿州、河北等地,但它的行政副中心往通州走的,往天津的方向走的,因为对这一带的带动力就增强了,这个比天津的蓟县、宝坻、武清一线也就是天津的西部一线带来了更多商机,它比较近再加上交通的便捷。

大家看,这是2015年北京对天津的投资,大头还是滨海新区,滨海新区地域也大,排在第二位,宝坻都在西面,由此就带来一个新的格局。天津在近十年的发展中是东重西轻,东重是滨海新区重它的GDP总量最高占到天津的59%,现在降到56%,西面的发展经济体量也小,今天的东重西轻在今天就可能就发生变化了东开西晋了,东部是开发区了这么多自贸区都在这,进一步加快它的开放步伐,而西部面临着京津冀协同发展,西面的增速就会往上走。大家看到今年年底我们预测天津16个区,老大还是滨海新区,老二可能就是武清了,西线就开始起来了,这是天津的经济版图将会发生变化,尤其天津、北京。

与此同时天津的产业结构也会发生变化,天津以前主要是大项目,将来会向着大的生产网络转变,我们看一个图,这是这几个化工产业,一个产业链,航空产业在七八年前是个零,今天发展已经成为了规模上在中国大陆排第四位的航空产业基地了。航空产业是个产业链条,航空产业刚起步的时候,飞机在这组装,随着组装我们就有了飞机的零部件的销售和简单的部件制造,在进一步延伸,我们关于飞机研发设计机构开始进入了,发动机零部件的生产已经有四个厂家了,它的产业链后端一直到航空租赁、航空培训、航材供应这个产业链也出来了,其中这个产业链中间航空租赁90%就在天津滨海新区成交,这个产业链条在延伸一个产业网络开始形成。今天的航空产业从空壳320到直升机、无人机、航天器、微型制造一直到和航空相关的服务业这么一个体系开始产生,刚建雏形产业机构正在变形。这又是一个问题,进一步我们天津空间布局会发生变化,产业布局也会发生变化,我们看产业结构了,因为不能做一个长篇的演讲,天津现在工业的规模在整个中国大陆是老大,上海比不了,重庆比不了,工业总产值是最大的,但它的结构不行,你是高端的产业、还是未来有发展产业,还是即将淘汰的产业它有这个结果,它要引领性的产业和引领性的企业。

这是今年1-9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天津11600,1-9月份投资北京和上海固定资产投资加一起还超不过天津,这不就是高投资吗?依然保持这个态势。我们结构不优,你看整体结构中,人家北京第三产业的比重已经到81%了,上海70%,广州60%,天津53%,光有产业规模不行,结构不行第三产业比重一样。我们再单独挑出来,既然第三产业比重低,那我们在往下看这都是第三产业中间的商贸,按商贸两说按GDP的比重天津商贸14%比北京还高点和上海也接近,总体上不差上下,还是个商贸城市,历史上也如此,但是这都是传统商贸,一旦到了现代商贸的时候,我们和人家差距多大,其中拿出一个例子网络连锁零售,电子商务、电子商务的采购这个比重和其它省市差大了,都不是一个量级,代表着未来发展方向更有潜力的这就是这几年的发展,因此调整和优化结构在各行各业这里包括制造业内部也包括制造业和服务业,还包括服务业内部的这个结构的天津任务重了。

那我们在说制造业,北京的制造业比重已经很低很低了,将来还进一步下降,北京将来连食品加工,燕山石化、东方石化都会迁移走,但人家制造业虽然少,人家两大支柱,一个叫北京汽车,这是属于装备制造业现在做的很大,一个是以联想为代表的电子终端产品,电子和汽车两大品牌,虽然它不是世界最大的。天津是说你的化工,还是汽车,还是冶金,还是电子,还是氢能源还是器材,我们自己也说不清楚,我们根本没有标识性的东西,这个问题就突出。

天津下一轮发展就要设计到这么对接和一带一路,这等于是一个战略机遇,一带一路它本身的问题也很多,但是我们的步伐又在后面。我下面说一个故事,早在6年前跟我们有可比性的一个直辖市叫重庆,重庆开启了“渝新欧”国际铁路,它经过新疆的阿拉山口然后走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一直到德国。搭上了一带一路它是西部一个城市搭上了这个快车,它要带动自身产业的发展,我们台商的电子企业也包括日子企业都开始往这集聚,拉动了重庆的快速成长,重庆这个城市和天津有可比性,而且现在天津就盯着重庆而重庆这个步伐这步快车已经搭上了。

重庆的笔记本电脑和自足品牌的汽车成长很快,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说,“重庆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电子信息产业集群,然后还是中国最大的汽车产业集群。”北京与重庆有点接近,电子和企业都是最大的,天津拿出任何一个都不敢说在中国是最大的,我原来不懂汽车我在北京开会问专家,专家告诉我中国的汽车装备制造业基本都往重庆去了,它是在中国规模最大的,将来很有发展潜力。

重庆的发展带来经济增长,从2010年到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每年固定增加2千亿,因此重庆和天津有可比性,重庆在全国的经济增长一直领跑,尽管它也是个后发城市,但是它地域大带了很多农村,因为它开启了铁路,铁路不是通的一搬车,这里涉及报关、结算,电讯信号的一体化,进而带动的是人流和物流,它走在前列。

现在往西部行的“一带一路”的最多就是重庆占中国整个版面的45%,这条通路打通了。我们天津对接一带一路还没有整合资源,你不整合资源它不是说天上掉个馅饼的。我们比重庆晚6年,在上个星期我们才开通了天津到白俄罗斯明斯克的货运列车,我们到白俄罗斯这一站是重庆已经开启经过的一站,我们远远落在后面。

天津的自贸区也包括东疆港,包括国际航运中心,将来怎么对接一带一路,重庆不仅在这个方面搭在前列,随着一带一路工会组织之间,政党组织之间交往就开始增加,政党里面其中共产党不论是左翼、中翼、右翼执政的还是垮台的,还是在一个国家很小的,还有意识形态和变化很大的也是联络一个通道。

今年10月份中共中央确定第一次和世界政党组织通话,这个会话在重庆召开,这是来自各个国家的政党政要380多家,很多十几年也没有联系的都来了,而这个会议中央确定在重庆开。重庆除了这个背景还有另一个背景,在70年前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在这签的合同,所以去的时候要参观这个,解说员要特别给你讲1946年,70年前的时候毛泽东和蒋介石是怎么在这谈判的。

大家可以看到重庆的崛起绝不是经济的增长而是带动了诸多领域,它们搭上了一带一路的列车。

京津冀的协同发展未来的会很多,我们最后说一个专门的题目也关于京津冀三地的规划,就是行政区划是体制的一部分。河北从明清开始一直衍化到今天,58年的时候天津还是河北省,到73年的时候我们的蓟县、宝坻、武清、宁河都划到天津了,这里特别注意发展到今天河北这还有三个县,它夹在北京和天津之间,这三个县我们往北、往东、往西都不在它省里边,它夹在这,它很穷。

北京1949年毛泽东带队进北京的时候,北京的地盘很小,经过这五六十年的变迁,五、六年的时间把昌平通县划为北京,1957年时又把河北的顺义县划到北京,1958年又弄把河北一片区域划成北京,北京的地盘在扩大,它内部也在调整,前几年北京分别划分核心区并合并。去年时,北京唯一两个县改成区,这时北京一共有16个区邻着北京东面和天津之间夹着河北的一小块地方,这个没划进来。

天津从50年代开始也是这样,1973年的时候蓟县、宝坻、武清、静海也划进天津了,所以滨海新区的开发开放优化着城市的功能,我们把汉沽、大港、塘沽三个区并成一个区,又随着天津的发展,宁河、静海都撤掉变成区了,把名字都改了,变成蓟州了,无论是北京、天津、京津冀区划一直在变化,这是一段历史。

接着往下看,这是我们老祖宗当年有京师,今天我们恢复了蓟县这不是当时有蓟州、河北这有涿州、霸州等等,历史上就是一个很大的地盘,后来根据时代的变迁不断的扩大,现在河北有这么多困县,怎么灭掉贫困县呢?我们用传统的思路去支援它,给它钱,解决不了,那还不是老路子吗?你要在五年真正意义上灭掉贫困县很难做到,这时候一个战略性的思路就提出来了,要想历史的演变特别是经济的一体化和京津冀的协同发展就把邻北京和天津的贫困县易捷划分出去不就完了吗,现在贫困县相当多的地方在北京,这个地方恰恰是北京的水源地和生态涵养地,由于很穷它就有这么点人才,它就能办水泥厂,玻璃厂有点财政收入,现在叫你灭掉,它就灭掉了,灭掉以后天津和北京就不在喝工业污染水了,但是我得生存,我养鱼,我叫你喝鱼汤子水,如果这个地方连养鱼也不允许,最后变成这个生态涵养地,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怎么能解决这个呢?这些把它划给你,不就完了。你在你的规划里这个问题就提出了也包括随着首都副中心迁到东边,河北三个县把这三个县直接发给北京或者天津就能实现一体化了,这个问题就提出了。

天津无论是京津高铁、城际高铁还是京津高速,都恰恰因为我们武清有一个口和北京连接,不走河北,如果是一体化可以选通达的,也最便捷的。由此就给我们提出一个重要问题,随着经京津冀的协同发展不仅你的城市布局会变化,你的产业结构会变化,你的功能定位会变化,你的行政区划也一定会发生变化,当然这不是一个学者随便说说,正因为这个原因这个地区战略事实将在这个地区个大战略一定会有很多大变数,而这个大变数对企业来说可能就是商机,对研究工作者来说这就是研究的命题。

欧洲那些国家在历史上打过仗,可是为了实现经济的一体化和共同利益我可以部分的放弃我的国家主权,比如完税国家主权,货币发行那是绝对的国家主权,为了一体化我们也放弃,三个省市就是兄弟哥们,为了实现一体化有什么不能放弃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前面对它的最新进展做了一个梳理,这个对我们无论记者、研究工作者还是企业来说,未来的题目多了,这是中国的战略实施过程中进展最快的一个领域,它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机遇,展示了未来很多新的前景,我一定遇到的问题也很多,围绕这个问题,我们很多学者也参加讨论,今天完成三本书关于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个书上去以后,国务院总理就做了批示。

今年6月份张高丽做了批示,京津冀及规划办公室在做这个研究。企业家也包括台商都走在市场的前沿,我们研究工作者也走在京津冀发展的前沿,无论是理论命题还是现实命题都是我们关注的。而京津冀地区的引爆以及推进将来会对长三角、东北以及其它地区的发展提供样本和示范。

以上就是我的演讲,与各位同仁和企业家共同来探讨,谢谢大家。 

南开经济调查 | 知中国服务中国
联系我们或寻求合作,可发送邮件至 info#nkear.com(发送时请将#改为@)
调查札记 更多
调研报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