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Yuklea:创业生态的形成和学术界的推动
2017-05-24 

 

2017年5月20日-21日,第四届全球创新创业会议在南开大学成功举办。会上,以色列理工学院STEP项目学术主任、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国家经济委员会独立政策顾问Harry Yuklea作题为“创业生态的形成和学术界的推动”的主旨发言。现将发言内容根据现场速录整理如下,与大家交流分享。

演讲全文:

我想探讨一个问题,就是生态系统!当然并不是说我刚才前面发言说的不对,而是我想开一个玩笑,我觉得生态系统可能已经是一个比较老的概念了,可能要用更加动态化的概念替代,就是创业生态或者创业云。

同时我也想来更多的谈一下我们自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比如说创业信息当中。我们从刚开始的时候,就是如何坚持这样的环境产生,下面也很快的来简单的总结一些大家比较达成共识的东西,比如说硅谷,硅谷已经不再是唯一一个创业的模式或者态势了,实际上已经存在了很多年,我们可以看到比如说一些国家,像小的国家以色列,我们的人均创业企业在全球是最多的,还有包括印度,印度由于总理的推动,所以鼓励大家进行创业。中国也很明确的一点,就是中国在这方面也在不断发展,包括像拉丁美洲,拉美在竞争力方面也是有40%,包括像非洲。我觉得也是有很多成功商业模式,也就是为什么希望大家有这种创业生态和创业云,我觉得最重要一点,你可以看到人均GDP在中国发展,就是代表一种国民经济,财富的累积,在全球我们比较了50个,你可以看到有两大类,有些国家经济发展会更好一些。

另外我们也想进行更加深入的了解,如果你看创业型的企业,比如说像80年代的时候,当时有的一些国家经济进行了转型,转向了管理经济学,有些国家转向创业经济学,这也带来经济增长的差别。

有些国家经济已经落后了,也就是他们的资源不够,但是他们在创业方面势头也不够,所以很明显的一点,就是我们知道经济增长实际和创业精神和创新是密切相关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提出论点,当然你可以看到,在有些国家,比如像中东,中东充满了一些贫穷还有一些冲突,但是以色列在这方面是很例外的,就是由于我们重点当中发展高科技产业,在以色列整个人口当中,有9%的人都是在高科技的企业,占到GDP14%,实际的问题我们怎么来发生,然后另外以及同事前面所说的,在这种模式当中,我们可能联合国已经用了二十种模式,用一个模型衡量新兴经济体,比如新兴经济体创业当中有三大支柱,首先包括社区,也就是覆盖的范围,这是创业最基础的部分。还有把创业精神作为一种职业的发展,同时还有能不能够接受创业的风险。另外还包括教育,教育也可能会影响到整个社区创业成功性。

另外还有就是创业者,如果在这方面接受过很高的教育,实际上成功率是很高的。另外还包括是否有颠覆性的技术,这是我们所说的很多的利益相关方来进行综合在一起,包括行业、政府、金融、市场,另外还包括学术部门等等,大家要综合在一起,这并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大对于创业生态系统来说,只有在大学附近,或者是其他的科研机构附近往往成功率比较高一些。

而且现在很多学术机构都成立自己的创业中心,比如说我们这次吉林大学、南开大学也是一样。问题就是如何建立可持续性的创新体系,研究、教学和其他应当基于同等重要性。

另外就是对于利益相关方来说,都应该贡献自己的资源,比如说前面我们从前面教授发言当中谈到过,说可以进行资源的共享,然后另外还有很多的学术机构,他们也是包含了三方面的要素,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叫做生态系统,生态系统也已经用过很多年,我现在想谈的一点,这个系统说出来很容易,但是真实如何进行管理等等。

所以我们看到,在现在的社会当中,实际上全球化还有其他的领域怎么处理,比如说现在高科技产业用在非洲,还有伦敦,对于中国市场来进行交易,现在随着全球化的发展,这些领域变得越来越无国界,所有都是流动的。

包括传统的专利技术怎么办,比如说保护你们的创意知识产权,现在成为一个障碍,因为你如果要保护知识产权,很多时候成本是很高的。另外还有一种创新的技术、创新的精神。还有包括一些软件公司源代码等等,这些也都是可能没有办法满足现在很多的创新需求,可能对于技术的保护是高于对于创新的需求。
 
像技术一些融资需求怎么来解决,比如说像风投是否愿意投资,我们告诉我们学生你应该去创业,你去怎么做,他们的钱怎么来,谁来支持他们,比如说我们告诉学生,说你有这个想法。另外还包括老龄化怎么办,比如说现在在以色列,我们有的创业者就是六十多岁,在创业企业退休之后做自己的业务,我们可以看到在创业的时候,可能很多的时候是你比较年轻的时候才会比较有勇气去创业。

对于创业来说,六十多岁、七十岁的时候,尽管有网络,但是会缺乏创业的勇气,另外包括移民的政策,比如像很多我们知道硅谷的工程师,都是印度的工程师,移民还有很多中国年轻工程师,也有可能到海外进行工作等等。

另外中国需要很多医生,也需要很多会计师,大家可能中年更换自己职业发展,这些都是和传统的创业过程是不一样的。所以在像一个云一样,在云当中所有东西都是动态不断变化的。另外在创业当中,我们所说的叫做创业云或者创业的动态环境。因为这个概念,实际上并不是由行业界定的,我们只是觉得是一种自发式的系统或者自发式的云的环境。

所以在这样背景下,我就会问学界,学界应该对于我们在研究过程当中一些责任,整个创业云系统重新构建当中发挥很重要的作用,做出自己很重要的研究提出解决方案。首先离开象牙塔,然后来到社会当中,然后直接接触创业需求,而并不是简单的做一些研发等等。

我们也是和学术有很多合作,比如说讨论一些战略、转型、融资模式等等,但是说这种很多往往只是讨论的环节,我们仍然需要脚踏实地实施,或者市场上最适合市场发展,然后另外还有一些学术的机构,比如我们和很多的医学院合作,然后教授也会看观者,医生也要发论文做研究,这样的模式实际上非常好,可以进行创业的云的系统或者环境的建立,对于中国也是会具有一些借鉴的意义。

对于创业者和学术业来说不应该分开,应该有创业的学校,创业者可以来上课,对于教授来说,也可以参与自己做一些创业企业。另外对于各方面进行合作,比如说经济当中可以看到,我们谈到中国的双创中心,中国的经济体量比较大,尽管以色列并不是很大,我们的资源方面比较有限,国土的也比较小,所以我觉得合作是唯一的一种方式,同时我们也觉得教育方面也可以进行更多的协作和支持。

我还有几个小例子,时间有限也不介绍了。但是我们要对于模型,比如说进行重新的检查,像包括创业的融资等等,我曾经发过一篇论文,往往就是在学术期刊当中,下载也是比较多,我不希望大家去读文章,因为文章有些过时了,但是文章有一些例子,就是如何进行创新的管理和案例的管理。

我们在特拉维夫大学技术转化中心和一个基金一起做的项目,我们在硕士学生去做项目进行整合。所以这就是我们新的项目和新的技术整合。这个是我要讲的全部内容。

祝大家一切顺利,谢谢大家!

南开经济调查 | 知中国服务中国
联系我们或寻求合作,可发送邮件至 info#nkear.com(发送时请将#改为@)
调查札记 更多
调研报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