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phael Bar-El:中低收入国家创新生态系统的效率
2017-05-24 

2017年5月20日-21日,第四届全球创新创业会议在南开大学成功举办。会上,本·古里安大学教授、萨丕尔学院应用经济与管理系主任Raphael Bar-El作题为“中低收入国家创新生态系统的效率”的主旨发言。现将发言内容根据现场速录整理如下,与大家交流分享。

演讲全文:

大家中午好。

在我的演讲中我想回答几个问题。第一就是了解中低收入国家和高收入国家在创新方面的竞争,因为我们都知道没有创新,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可以存活下去。第二个方面,我们从过去经验中能学到什么,在过去几年创新的效率从经验中学到什么。第三就是中国在话题中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中等收入是不是比低收入国家好一些,还有就是中国是否跟高收入差距正在缩小。

概念就是提到的创新生态系统,所以说我还是要重复生态系统这个概念,我并不觉得这个生态系统和生态云有什么不同,生态系统也是动态,生态系统也不断变化在演变之中,我们的想法就是生态系统,也就是创新生态系统,描述的是创新和很多其他经济要素的复杂关系。行业产业在这,通过一系列复杂的关系和其他经济体当中的因素,比如像基础设施,像教育,像政府活动等等,其他的这些经济上的要素相联系,你可以看到教育、监管所有的东西都跟产业发生了关系,这就是一个生态系统。

我们是用两支柱的概念来描述,今天早上没有人提到,这是大家非常熟知的概念,可以很容易的描述清楚三者之间的关系,一个就是政治创新的公司,第二个是学术团体,第三个就是政府。其中每一个要素包含很多因素,比如公司和其他公司发生关系,有一些互补性的关系,也有一些竞争性的关系。有做生产的,有做研发的,有做培训的,学术机构也包含很多的要素。政府在激励和给予资金支持方面的一个角色等等,所有这些都是紧密相关的,如果你想了解如何创新,你就必须要了解生态系统,你就必须要识别出生态系统,这个只是一个例子。在我们以色列创新生态系统的例子,这个生态系统由以色列研究人员,包括学术界的研究人员来分析了生态系统,具体我不去讲了。

因为我们这个报告不是告诉你具体的内容,而是告诉你关系是多么复杂,我们可以看到生态系统,创新生态系统内部要素的关系,都是要进行了解和研究,因为所有的要素都影响创新最后的走向,而且我们要用创新生态系统的知识来做好正确的决定,来更好去做创新。

我们说以色列和生态系统,还有学术政府合作,还有风投公司来做这样的研究。研究一下以色列的创新,政府也发起了孵化器,企业和政府进行合作,比如提供国防业也加入进来发挥了重要角色,来做国际社会和技术的支持、技术的研发、教育,还有科技园的建立,你可以看见所有的这些活动,这些措施都是为了促进创新而去做的,每一个活动绝大多数通过三者或者三个要素一起合作产生的,这个就是生态系统的概念。事实上创新不可能自己去发生,为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我们采取什么措施创新,就是ARI全球创新指数。通过全国创新指数方法,我们分析了141个国家创新情况。但是分成两类措施,一个就是创新产出,另一个就是创新的输入和输出。我觉得这两者区别开来才能很好的了解到底是产生了创新,才能进一步的知道我们将来如何做正确的决定,来促进创新。采取正确的方式实现创新的最优的结果。

全球创新指数,这个是报告,这里有两类指数,创新的输入和输出,这里有机构、人力资本、研究、基础设施、市场成熟度、商业成熟度,每一个要素都对它进行衡量,有三个组成部分。输入我们有15个公司,每三个公司都是有一系列的变量去衡量,所以理念想法就是这样,通过指数的方式研究可能会有用的去衡量创新的输入指标。

然后还有输出,也就是说我们创新的输出是什么,创新的结果是什么,创新的真正产品是什么,这个就是创新输出,这里又区别了两组创新输出。第一类是知识和技术的输出,第二是创意性的产出。每一个都是又通过三组的因素,就是知识的创造、知识的影响去衡量他们,每一个指标又通过一系列的统计数据来进行衡量,有一些是来自于国家的信息,有一些是我们的问卷,通过问卷调查得到的,我们又从141个国家取样进行问卷调查得到的结果。

然后我们有非常详细的指标清单,大家如果看清就可以记录一下。我们看输出的变化是由输入变化产生的。像国家政府和经济体如果输入变了,会不会导致输出变化了,当然答案是是的,是确认的,那么问题是怎么发生变化的,也就是说输入的变化怎么导致输出的变化,这是我们要研究的。我们做了初步的评估,就是回归性的评估,我会给大家展示一些最重要的,能对输出产生影响的输入要素。哪些是影响因子,为了简化没有放数字参数。有一些并不是说不重要,但是有一些明显更加重要,最后有一个R的平方,也就是输入对于输出的影响力的数值,比如说像研发是影响力最大的一个输入因子,几乎影响到所有类型的创新。但是我们用简化的方式给大家展示一下,就是这样的图片。
 
知识的输出,还有创意的输出,对应着五组输入,每一组输入又分成了三个要素,结果会逐一的算出来,这里也可以显示出来哪些因素的影响力是最大的。我想要强调的是,高收入的经济体和低收入经济体区别,这个图片是一个回归分析的结果,这些展示出哪些输入因素对于输出因素产生影响。最后我想强调最后一行,就是高收入的经济体和低收入经济体。你如果拿这个作为一个例子,你可以看到,对于高活动的经济体来说,就是世行定义,高收入,中高收入国家,你可以发现对于这些国家来说,你很容易理解它的评估结果。创新的一些输入因素,对于输出的影响0.739。如果大家学过统计可以了解,这个数值是一个很高的二方值,如果说低收入经济体,二方值是非常低的,几乎对于所有类型的创新输出,这就意味着创新系统在低收入国家中输入输出关联度不强。只要高收入国家只要在输入端采取措施,比如研发、教育、基础设施筹建,那肯定一般产生知识的创造等等,但是对于低收入的国家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不是很明显,看起来并不是很强,或者说不是很强的因果关系,这就意味着这些国家的生态系统并不是有很紧密的关系。所以他们这些低收入国家的创新系统生态效率并不是很高。

另外还有一系列结果,你可以看到高收入国家48个,输入的得分和输出的得分,你可以看到效率。中高收入国家是38个国家,中国是其中之一,中国是现在中高收入中高层,现在还有比较低的经济体。大家总这里面可以看到,里面的平均值如果直接看输入的分数,换句话说在投入方面指标,然后在高级别的经济体当中是55,对于中高是41,再往下甚至到30,甚至还有20多,这也就是说,在这些经济体当中,这种高级别的经济体投入可能会更高一些。

我们觉得这个是很清楚的,同时我们也知道,就是产出,我们也可以看到之间存在一些差异,比如说最高的会达到43,低一点的会是19,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仅仅要看两者之间的差距,我们还要看到效率之间的差别,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效率指的在产出和投入之间的关系。这也就是说在多大程度上产出是由于投入来进行解释的,比如说对于高等级别的比较先进的经济体,可能会达到84%,比较低的一点发展水平可能是60%多,对于低收入的经济体不仅仅投入指标会比较低,同时也会带来产出的减少,同时这也就意味着,在很多的向发展比较弱的经济体,会花很多钱和很多资源,但是创新结果是比较少的。换句话说我们可以看到,在投入和产出之间的差距,或者缺口实际上是代表着两者之间的差别。

大家可以看到,按照时间序列来分,还有2015年,你可以看到两者之间的差距,如果我们把发达经济体算作产出和投入是100,他和发展中经济体之间两者差距就可能会达到更高的水平。在产出方面差距是比投入差距要大的,所以更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我们要看一下中国的情况,中国这边我们是2016年的数据,根据公布出来的数据,你可以看到2016年的时候我们有49个国家,我们进行划分和定义,分成高级别的发达经济体等等,这边列出来的发达经济体有10个国家,中高等是列到这边,在中高级经济体当中,在2016年中国是在创新指数是比较高的。在2016年的时候,中国排到了第25位。除了在创新方面排到25位,我们一共是49个国家,可以看到中国是基本上排在25名,这也就是说中国在总体创新方面,至少要比24个国家要好一些。

换句话说,按照这种高收入国家相比,但是如果我们要看一下差距,比如投入和产出,中国现在在产出方面是排在29位,仍然也是比其他的经济体要高一点。

同时在产出方面是排在第15位,然后投入方面排在29位,产出排在第15位,代表着中国产出方面就是比投入排列要高一点,然后效率是比较高的。

同时在效率方面可能会排在第七位,其中一个解释,就是我们采用同样的指标,比如我们对于创新来进行质量衡估,我们就是对于大学和政府各个部门进行数据采集,大家可以看到中国列出来了在中高收入当中前十位的国家,在创新方面前十的国家,中国也是位列其中,中国排在第17位,一共整个数据是140个国家。在电子商务方面,中国的平均值也是高于高收入国家的平均值。

如果我们看一下中国排名的变化,从2013年、2016年,再早一点的年份,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些指标当中原来中国是排在第35位,但是现在可以看的更重要,你可以看到在投入方面是29,在产出方面是24,这也就是说中国在投入方面、创新方面做了更多。

中国在投入方面产出,实际上也是带来了很好的结果,特别是和其他国家一样,所以中国在产出方面是排在第25位。另外可以看到效率的变化,是14位。同时我们也可以和其他的国家进行比较,高收入、中等收入、中低收入,左右的这些都是我们按照100的数值进行衡量。

同时还有比较低收入的国家,他们的缺口都有所减少。但是中国在这方面差距还是比较小的,特别是如果我们看一下在产出方面,像中收入、中高收入,还有高收入这些国家,他们从2013到2016年差距不断减少,这也就是说在竞争方面是逐渐的加剧,同时在高收入的经济体和低收入经济体之间的差距加大,但是在中国却不是这样的。中国是117,这也就是说中国在产出和效率方面是取得了进展。

如果你有这种创新的技术,还有包括资金来进行投入,比如说前面我们听到过关于中国这方面的排名,可能会不断的增加。然后在2013年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投入对于研发产生影响,还有进行回归的分析。通过这样一些计算,就可以得到刚才得到的图片。

所以最后简单总结一下,在创新方面,在投入方面对于低收入的国家影响会比较少,同时如果我们加大了投入,特别是低收入的国家加大了投入,但是在创新方面仍然会面临一些障碍和缺口,所以我们觉得在低收入经济体当中这种创新的系统和环境现在还不是很具备。同时也就意味着大部分的低收入的国家,可能花了很多钱,可能效率并不是很高,并没有实现正确的目标。同时我觉得更重要的一点,对于中国来说,就是要建立更好的国家创新体系,才能够提升创新的质量,以及更有效的使用资源效率。

谢谢!

南开经济调查 | 知中国服务中国
联系我们或寻求合作,可发送邮件至 info#nkear.com(发送时请将#改为@)
调查札记 更多
调研报告 更多